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梁天琦

中文维基百科【维基百科中文版网站】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梁天琦
Edwardleung.jpg
2015年7月,梁天琦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口街站進行街頭演講。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
任期
2015年7月-2017年12月
个人资料
性别 男性
出生 (1991-06-02) 1991年6月2日28歲)
 中国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
国籍 香港 中国香港
政党 無黨籍(2017年至今)
本土民主前線(2015年—2017年)
居住地 香港
母校 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
香港大學
香港公開大學
职业 學生政治人物
知名于 香港獨立運動旺角騷亂
宗教信仰 羅馬天主教

梁天琦(英語:Edward Leung Tin-kei,1991年6月2日)是香港本土派政治人物、社會運動者,也是本土自決派團體「本土民主前線」的前發言人。他曾主張推動香港獨立運動,直到2017年。 他亦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 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湖北省武漢市出生,父親是香港人,母親來自武漢市。其後,他隨同母親移居香港定居,先後就讀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香港大學哲學系。在大學時期,他主修哲學,副修政治及公共行政。

2016年1月,梁天琦代表本土民主前線,參加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同年2月,他因參與旺角騷亂遭到逮捕,但也提升個人的知名度。最後在該次補選中,他以66,524張選票落選,支持度15.3%。這次選舉對本土派參選同年9月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有所鼓舞,但導致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要求參選者簽署確認書。對此,梁天琦曾簽署確認書,表示放棄香港獨立運動的政治立場。然而選舉主任認定其並未放棄原先的主張,最終取消粵文取消資格參加選舉的資格。

2017年12月,梁天琦辭退本土民主前線的黨籍與發言人職務。同年,以其為主題的紀錄片《地厚天高》完成。2018年6月,他因為在旺角騷亂期間,於亞皆老街襲警罪與參與暴動罪成立,被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判處6年有期徒刑。2019年,陪審團裁定其在砵蘭街的參與暴動罪不成立。

早年生活[编辑]

家庭背景[编辑]

梁天琦的父親是香港人,母親是來自湖北省武漢市的「新移民[1][2][3]。他的母親出身漢口英租界棉麻巨賈黃少山家族,該家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前,在當地經營棉麻生意,家境富裕[4]。由於外曾祖父是中國國民黨黨員,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49年建立後,中國共產黨殺死其親人,並將黃家的咸安坊祖屋充公國有[2][4]。他的外祖父曾南下英屬香港讀書,後來前往上海市,在上海財經學院(現在的上海財經大學)修讀經濟管理學科[4]。1953年,外祖父自大學畢業,由國家發配到新疆省金屬公司下屬的礦務局,工作7年,後來定居珠海市[2][4]

1979年,由於落實「文化大革命」後的「撥亂反正」政策,梁天琦外祖父家擁有的咸安坊15號祖屋發還給原主人[4]。1990年夏天,梁天琦的父親前往武漢市考察時認識妻子[1],兩人在武漢市民政局註冊結婚,母親在婚後不久辭職[4]。1991年6月2日,梁天琦在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的咸安坊15號出生[2][4][5]。隔年底,經過申請,梁天琦跟隨母親,從武漢市移民至香港定居[3][1][4][6][7]。在2000年,他的父母親曾於武漢市江岸區的社區,經營、投資餐飲餐館,賺取人民幣[4]。但因為遇上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禽流感等疫情,最後投資失利[4]

梁天琦的父親是教授中國歷史漢語佛學的中學老師[7],喜歡研究清朝晚年、中華民國大陸時期國民革命軍北伐中國抗日戰爭國共內戰等近代歷史[1][2]。母親在移居香港後從事家庭主婦[1],後來擔任補習教師[7]。父親經常和梁天琦講述香港歷史世界歷史,母親則教導他讀書識字[8]。梁天琦曾表示父親反對中國共產黨,母親則對中國共產黨有所恐懼[2]。其父親曾向《大公報》提到,自己對於中國大陸的制度並不滿意,但沒有不喜歡中國[4]

参与社會運動[编辑]

1997年,隨著香港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梁天琦表示自己曾模糊地想過原因為何[1]。2003年,當時準備升讀中學一年級的他,在電視新聞中見到七一遊行的畫面,但未能了解裡面的脈絡[7]。其父母親則對於七一遊行相當雀躍,向其解釋遊行對於香港人的意義[7]。中學時期,他考入元朗區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1]。2008年,在完成香港中學會考後,他首次參與六四事件紀念活動和七一遊行示威,理解到香港人為何每年都發起示威,對於後者追求民主和保存歷史真相的熱忱相當感動[7]

同年,他對於社會民主連線進入香港立法會印象深刻,也開始參與不同的社會運動[7]。透過參與社會運動,他對於自己成為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感到榮幸[7]。他還考上香港大學文學院哲學系,主修哲學,副修政治及公共行政[1][5][10][11]。由於希望能理解更多政府聽取人民訴求、和下放權力的理論基礎,他決定在大學修讀政治[7]。對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強行通過高鐵撥款和拖延雙普選落實,他認為政府無視民意,並因議案通過感到失望[7]。在大學時期,他長期居住在利瑪竇宿舍,參加田徑隊、足球隊、袋棍球隊[1]

大學三年級,梁天琦當選利瑪竇宿舍會主席[12],帶領舍堂贏得香港大學體育冠軍獎盃──馬來人盃[1]。2014年夏天,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通過「831決定」與白皮書,讓他相信政府已經不打算遵守契約中的承諾[13]。同年9月,雨傘革命爆發,除了在畫廊兼職賺取生活費與上課外,其剩餘的時間都到金鐘旺角街頭參與佔領行動[1]。11月30日,他和一群示威者響應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民思潮的呼籲,在金鐘佔領現場包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1]。在遭遇警方「特別戰術小隊」清場時,他曾拿着盾牌抵禦[1],之後認為佔領運動未能帶來改變[13]。他在香港大學延期畢業,直到2016年取得文學士學位[8][14]

政治活動[编辑]

投入補選[编辑]

2015年,本土自決派團體「本土民主前線」在雨傘革命後成立[16],在深水埗與旺角一帶支援小販英语Hawkers in Hong Kong[8]。同年3月,在中學同學李東昇介紹下,梁天琦認識黃台仰,但未加入本土民主前線[13]。7月1日,本土民主前線的黃台仰及李東昇邀請他共同參與七一遊行的隊伍[8][13]。由於認同本土民主前線的理念[8],他應邀正式加入本土民主前線,成為該團體的發言人[13][16][17]。同年10月,梁天琦和黃台仰創辦「Channel i」,擔任股東與董事[18]

2015年12月,梁天琦決定參加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希望藉由該次補選推廣本土運動的理念、及測試支持度[17],並且鼓勵年輕人參政[8]。隔年1月15日,本土民主前線提名梁天琦代表該黨參選新界東選區補選[16][19][20],但當時被認為可能無法取回選舉按金[21]。對此,黃台仰邀請香港區議會議員助理何蔓兒擔任選舉代理人,認為後者在2015年香港區議會選舉的助選經驗能夠幫助梁天琦[8]。在參選後,梁天琦在上水舉辦10人至20人的選舉遊行[22],向市民講解境內水貨客為社區帶來的問題,警方並未撓選舉遊行的進行[8]

2016年農曆年尾,「腸粉大王」與一名社會運動人士在街頭擺販賣熟食被捕[8]。到了2月8日晚上8時,由於食物環境衞生署試圖驅離旺角的街頭小販[23][24],本土民主前線協助小販轉往砵蘭街擺賣[25],並宣布候選人梁天琦將前往旺角街道[26],在社群網路上號召數百名支持網友保護小販[27][28],聲援活動在深夜升級成抗議者與警方之間的大規模衝突[1][16][29][30][31]。為了在現場保護市民,梁天琦在騷亂期間宣布進行競選遊行[22],拒絕離開[32]。大批市民聚集在旺角街頭,並在彌敦道縱火,與鎮暴警察對峙[29][33]

梁天琦後來在旺角亞皆老街上海街交界遭到警方拘捕[16][30][32][34]。另外還有約20名本土民主前線的成員與義工同樣被警方拘捕[35]。不過梁天琦獲得青年新政熱血公民、香港立法會議員黃毓民陳云根等人表態支持,並為其開設街站助選[17][36][37][38]。相對地,選舉事務處指稱「自治」、「自決前途」等字眼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拒絕投寄其選舉郵件[39]。到了2月28日,他在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中,以獲得66,524張選票(支持度15.3%)高票落選,落後楊岳橋(160,880票)和周浩鼎(150,329票)[40][41]

無法參選[编辑]

在補選結束之後,梁天琦考慮在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中,再度競選新界東選區[43][44],青年新政亦表示不會在該區提名競選[45]。之後他和黃台仰受邀前往印度達蘭薩拉,參加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舉辦的「第11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活動[46][47]。由於黃台仰未能成功申請到印度簽證,改由其到場演講[48]。梁天琦與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在大昭寺會面2個小時,後者還為香港祈福,並希望香港人不要放棄[49][50]

同年7月,選舉管理委員會針對倡導香港獨立運動的候選人提出新選舉措施,要求所有候選人在提名表格上簽署額外的確認書,確認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理解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43][51][52]。梁天琦報名參選新界東選區[53],最初表示不會簽署該表格,並尋求司法覆核[43]。7月22日,尚未簽署確認書的他收到選舉管理委員會的電子郵件,詢問在提交有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報名表格後,是否繼續主張和推動香港獨立運動的政治立場[53][54][55]

為此,梁天琦、吳文遠陳德章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認為選舉管理委員會逾越權限,指責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進行政治審查[56]。不過法官區慶祥認為在提名結束前並無急迫性,拒絕立即批准緊急司法覆核[56]。由於法庭拒絕批准司法覆核,被迫澄清個人立場的梁天琦認為當選目標比手段更為重要,決定簽署聲明表格,回覆自己是真誠地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不會繼續推動香港獨立運動[11][53][57][58][59][60]。同時,他決定在無法參加選舉時,由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成為候補候選人[44][61]

最終,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62]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等6位倡導香港獨立運動人士,都被選舉管理委員會取消選舉資格粵文取消資格[11][63]。其中,選舉主任何麗嫦向梁天琦寄信,表示依照Facebook貼文、個人評論、媒體報導等,不相信其會真正改變先前的香港獨立運動主張,決定以不能信納是真心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為由[64],取消參選的資格[11][55][60][65][66]。8月5日,梁天琦與其他香港獨立運動支持者舉行集會,大約有2,500人參與,這也號稱是香港首個支持獨立運動的集會[63]

後續活動[编辑]

2016年8月,梁天琦在個人Facebook帳戶上載短片,指稱被私家車跟蹤近1個月,並和黃台仰上前查問對方身分[68]。後來影片遭到Facebook刪除,並因重新上載短片而禁止貼文24個小時[68]。8月15日,由於被《大公報》調查記者追蹤[69],梁天琦使用手機拍攝對方,雙方在港鐵太古站發生爭執[70]、互相拉扯[71]。在接受打架報案後,警員前往現場未有發現,並列為糾紛案件[71]。之後該記者向柴灣警署報案指控遭到襲擊,案件經調查便從糾紛改為公眾地點打架,由東區刑事調查隊八隊處理[72]

在這期間,《大公報》還持續報導梁天琦的背景,並派遣記者前往他在湖北省武漢市的出生地,調查祖屋等成長資料[4][18]。同年9月,他和黃台仰參加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的「第7屆聲援西藏組織網絡大會」,與旅居美國的維權律師陳光誠交流[73]。他還曾經在電臺節目表示,等到選舉結果刊載至《香港政府憲報》後,將會提出選舉呈請[64]。到了10月7日,他就選舉資格遭到取消提出選舉呈請[74]

另一方面,在旺角騷亂結束後,梁天琦被控兩項參與暴動罪和一項煽動暴動罪,轉往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審理[75]。2017年12月18日,在被指控涉嫌參與暴動等罪名後,本土民主前線發表聲明,宣布發言人梁天琦希望在審訊前數個月陪伴親人,已經辭退黨籍與發言人職務[19][76]。本土民主前線對此表示可惜,但尊重他的決定[19]

罪成入獄[编辑]

2018年1月18日,梁天琦和其他5名抗議者因為在旺角騷亂中,涉嫌參與暴動罪而出庭[78],梁天琦與黃台仰還被指控煽惑他人暴動[25]。梁天琦、李諾文林傲軒容偉業共同面對一項暴動罪罪名──在2016年2月8日至2月9日期間,在旺角砵蘭街參與暴動[8][79]。此外,梁天琦還被指控向準備制止手持磚頭人士的警員文錦璣,丟擲白色塑料瓶、腳踢、及以木製卡板打向背部,造成後者左膝、右後背、右膝、左耳等擦傷與觸痛,被判傷2%永久傷殘[80]

1月22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接受審訊時,梁天琦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暴動及煽惑暴動等3罪,隨後即時還押[80]。5月18日,9人陪審團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一致裁定,梁天琦在亞皆老街參與暴動罪及襲警罪的罪名成立[81][82][83],煽惑暴動罪則不成立[25]。在得知判決後,他則表現平靜[25]。6月11日,他因為在旺角騷亂中犯下暴動罪與襲警罪,被判處6年有期徒刑[31][84][85]。法官表明不想向社會釋出「能以暴力追求理念」的錯誤訊息[86],並指出暴動是集體的暴力行為,而參與暴動者是「咎由自取」[87]

申請上訴[编辑]

在入獄後不久,梁天琦自行在監獄填寫上訴通知書,分別就暴動罪定罪與刑期提出上訴,並申請法律援助[79][88]。其原定在2022年1月出獄[79],在獄中計劃以香港公開大學課程,攻讀第二個學士學位,修讀社會科學科目[82][88]。2019年3月,陪審團針對在砵蘭街的暴動罪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重審,以7比2比數裁定罪名不成立[81][79]。同時,歐洲美洲亞洲11國的國會議員發表連署聲明,認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利用過時的殖民地《公安條例》濫捕、重判抗爭者,企圖消除政治異見,並要求修訂《公安條例》[89]。2019年10月,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審理梁天琦對暴動罪刑期的上訴。梁天琦曾發起眾籌以應付上訴的訴訟費,並於15分鐘內籌得超過45萬[90]

立場主張[编辑]

我無否定香港民主進程節節敗退的殘酷事實,我只是覺得在最壞的時代,人的責任也就更為重要。放眼當下,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梁天琦[91]

梁天琦從小在香港接受教育,塑造其價值觀,並對香港有著深厚情感[7]。同時,他還受到法國思想家让-雅克·卢梭的《社會契約論》和陳云根的《香港城邦論》的影響[1]。梁天琦將自己的形象定位為「忠誠於香港」的激進本土派[4],鼓吹香港本土運動[92],及公開支持、倡導香港獨立運動[11][93]。他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2],宣稱香港有能力獨立[93],並且獨立也是必然的發展[94]。在2016年旺角騷亂後,他代表本土民主前線提出「以武抗暴」、「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時代革命,世代之爭」等競選口號[95][96]

梁天琦最初希望將香港本土運動論述帶入主流的政治議程,指出香港人有權決定自己的前途,而不是否定香港獨立運動[17]。在補選結束後,他認為自己的得票是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警示,並指出主流並非最大[15]。他表示自己強調香港獨立運動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希望進行一場非殖民化運動[94]。他還認為香港已經被「赤化」,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侵蝕香港的價值與制度[97]。但是他否認自己是排外主義,表示只要是願意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尊重香港文化、及願意融入與維持香港的典章制度者,就能被視為是香港人[97]。與此同時,他還認為本土派需要民意代表出線[96]

對於本土民主前線的「勇武捍衛」主題,梁天琦認為「勇武」是一種心態、而不是行為,但同意這可能導致市民聯想到使用武力[22]。但是,他贊成以更激進的手法對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不公制度[98],認為能犧牲個人的性命[2],也提到「沒底線」不代表完全不計較後果[99]。在2015年,他和黃台仰鼓吹示威者採納「黑群」模式來保護同伴[100]。他並未否定旺角騷亂中的投擲石塊與放火行為[101],且在不能參選香港立法會選舉後,表示革命已經是唯一的方法[96]。他還曾提到為了對抗「邪惡的政府」,不應當受到非暴力的限制,亦需要動用一切手段對抗鎮壓[101]。 他預期香港的革命可能需要用上16年的時間,才會成功[102]

2017年,梁天琦表示決定暫停推動香港獨立[103]。2018年,梁天琦表示希望本土派與泛民主派能夠互相理解彼此分歧和差異,並以此為契機去團結抗爭[104]

2019年,梁天琦發表公開信支持香港反送中抗爭者,但亦籲抗爭者勿跟政權賭命,亦希望抗爭者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105]

造成影響[编辑]

梁天琦是雨傘革命之後的抗爭人士[95],本土民主前線表示其「成功將本土理念打入香港主流政治舞臺」[19]。在2016年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中,相對於其他候選人並不同意旺角騷亂的抗議者暴力行為[34],旺角騷亂對於梁天琦產生激進票源集中的作用[15],亦提升他的個人知名度[92]。最終,他獲得的支持票數超出許多人的預料[45][106],被視為是本土派的興起[107]。該次補選對本土派參選同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亦產生鼓舞作用[92],並預期將會在香港立法會上取得席次[41][95]

在補選過後,梁天琦曾經聲稱本土派已經成為香港政治上的第三勢力,提出本土派、泛民主派建制派並列的「三分天下」論點[41][107]。不過他參與香港立法會選舉,也引起輿論的兩極反應[96]。同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提名期數天前,突然要求參選人簽署確認書[51],聲明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及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108]。最終梁天琦因該措施被取消參選資格[109]。其後,他還因為參與2016年在旺角發生的騷亂,被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依暴動罪判處6年有期徒刑,但也引發刑期過重的質疑[110]

《大公報》曾經評論梁天琦的思路清楚、反應快捷、表達和溝通能力強[111],認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要認真看待補選的結果[112]。相對地,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批評梁天琦的作為[100][113],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則認為有理想不代表有「免死金牌」[86]。由於其並非香港出生,他也曾被指控是假扮本土派[3]。而在2017年,香港導演林子穎製作的紀錄片《地厚天高》,則以梁天琦的經歷為主題[95][114][115],不過在主流商業戲院並未放映[14]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陳倩兒和黃銘浩. 從「暴動」到選舉,本土新生代梁天琦說:我不想失敗,我想贏. 端傳媒. 2016-03-0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關震海. 2016梁天琦:震懾與現實. 《明報周刊》. 2016-06-1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3) (繁体中文). 
  3. ^ 3.0 3.1 3.2 政Whats噏:被指扮本土 梁天琦認非港出生. 《東方日報》. 2016-03-0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8) (繁体中文).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施文達和汪子文. 梁天琦何來「反共家仇」 出生屋出售套現百萬. 《大公報》. 2016-08-16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7) (繁体中文). 
  5. ^ 5.0 5.1 澁谷司. 当局に少し反抗しただけでも重罪となる香港. BLOGOS日语BLOGOS. 2018-06-2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日语). 
  6. ^ 林俊謙. 梁天琦認非香港出生. 《蘋果日報》. 2016-03-06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暴動罪審訊】梁天琦自辯:香港塑我價值觀 反高鐵反政改「失望而回」. 《明報》. 2018-04-17 [2019-07-23] (繁体中文).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黎彩燕. 【旺角騷亂案】梁天琦:的士被困砵蘭街 市民認為警借故增警力. 香港獨立媒體. 2018-04-17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9. ^ 湯惠芸. 港大學生衝擊校委會議尋求對話改革 學界將發起聯校公投. 美國之音. 2016-01-27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10. ^ 關於我. 梁天琦 Edward Leung. 2016年 [2019-07-23] (繁体中文).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Joyce Ng、Tony Cheung和Owen Fung. Protests shut down electoral commission briefing as Hong Kong Indigenous’ Edward Leung disqualified from Legco elections. 《南華早報》. 2016-07-1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12. ^ Past Ricci Hall Students' Association Members. 利瑪竇宿舍. [2019-07-23] (英语).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暴動罪審訊】梁天琦:佔領後什麼都無變  反問自己「仍可做什麼」. 《明報》. 2018-04-17 [2019-07-23] (繁体中文). 
  14. ^ 14.0 14.1 吳婉英. 主流戲院拒放映《地厚天高》 監製嘆政治審查:商業市場應有位置. 眾新聞. 2018-05-2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15. ^ 15.0 15.1 15.2 湯惠芸. 香港新東立會補選泛民險勝 本土派得票第三. 美國之音. 2016-02-2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7) (繁体中文).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馮巧欣. 【旺角黑夜】本民前梁天琦被捕. 香港01.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17. ^ 17.0 17.1 17.2 17.3 陳建平. 本民前梁天琦獲青政支持. 《蘋果日報》. 2016-01-1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18. ^ 18.0 18.1 施文達和汪子文. 住酒店公寓Audi代步 「雙失」梁天琦豪出奇. 《大公報》. 2016-08-1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19. ^ 19.0 19.1 19.2 19.3 梁天琦退出本民前 想審訊前陪至親. 《蘋果日報》. 2017-12-1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20. ^ NOMINATIONS FOR THE 2016 LEGISLATIVE COUNCIL NEW TERRITORIES EAST GEOGRAPHICAL CONSTITUENCY BY-ELECTION.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2016-01-1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3) (英语). 
  21. ^ 【新東補選】最後衝刺拉票擦出火花楊岳橋梁天琦握手. 《蘋果日報》. 2016-02-2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22. ^ 22.0 22.1 22.2 【暴動罪重審】梁天琦:「勇武」是心態多於行為 有市民可能聯想武力. 立場新聞. 2019-02-2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1) (繁体中文). 
  23. ^ 【短片】【旺角騷亂】警方拘捕24示威者48警員受傷1人昏迷. 《蘋果日報》.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24. ^ Nash Jenkins和Rishi Iyengar. Hong Kong Sees Violent Start to Chinese New Year as Protesters Clash With Police. 《時代》.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09) (英语). 
  25. ^ 25.0 25.1 25.2 25.3 蘇曉欣. 旺角騷亂案 煽惑暴動罪脫 暴動罪成 梁天琦微笑說bye bye. 《蘋果日報》. 2016-05-1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26. ^ La « révolution des boulettes de poisson » perturbe les festivités du Nouvel An chinois à Hong Kong. 《Vice》.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法语). 
  27. ^ 【短片】【A1頭條】本土派號召300人旺角撐小販警開兩槍. 《蘋果日報》.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28. ^ 【短片】【旺角衝突】兩年「進化」真勇武?本民前:掟磚唔算激烈. 《蘋果日報》.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29. ^ 29.0 29.1 【旺角衝突】防暴警出動本土派籲群眾「自己執生」. 《蘋果日報》.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30. ^ 30.0 30.1 Chris Lau、Danny Lee、Joyce Ng、Clifford Lo、Nikki Sun和Stuart Lau. Shots fired and bricks thrown: Hong Kong tense after Mong Kok mob violence on first day of Lunar New Year. 《南華早報》.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31. ^ 31.0 31.1 法新社. Hong Kong jails independence leader Edward Leung for six years. 《衛報》. 2018-06-1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32. ^ 32.0 32.1 香港商業電台. 本土民主前線稱梁天琦被捕. 雅虎新聞英语Yahoo! News.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33. ^ 陳永武和梁融軒. 【旺角黑夜:激戰】有人在彌敦道縱火 多名警員示威者跌倒. 香港01.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34. ^ 34.0 34.1 Owen Fung和Allen Au-yeung. Legco election candidates line up to condemn Mong Kok violence amid calls for an explanation from Hong Kong Indigenous. 《南華早報》. 2016-0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35. ^ 【旺角衝突】本民前稱警上門圖強行入屋約20成員義工被捕. 《蘋果日報》. 2016-02-10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36. ^ 【新東補選】本民前梁天琦參選 稱獲青年新政支持 若進議會拉布點人數「是基本」. 《明報》. 2016-01-10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2) (繁体中文). 
  37. ^ 京辰. 立會議員黃毓民撐「本土」戰新東. 《文匯報》. 2016-02-1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24) (繁体中文). 
  38. ^ Chantal Yuen. Who came out for whom? Famous figures and who they backed on by-election day. 香港自由新聞. 2016-02-26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39. ^ 梁天琦競選單張被指違反基本法. now新聞. 2016-02-16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40. ^ 選舉結果.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2016-03-03 [2019-07-23] (繁体中文). 
  41. ^ 41.0 41.1 41.2 郭予真. 【決戰立會倒數】二月揚言「三分天下」本土派將驗收成果 學者:不看議席看票數. 852郵報. 2016-08-3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42. ^ 湯惠芸. 香港非建制政黨總結立法會選舉 強烈民意要求換特首. 美國之音. 2016-09-06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43. ^ 43.0 43.1 43.2 Joyce Ng和Ng Kang-chung. ‘Accept Hong Kong is part of China or you can’t run in Legco elections’. 《南華早報》. 2016-07-1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44. ^ 44.0 44.1 Kris Cheng. Localists submit nomination for ‘substitute candidate’ in LegCo election. 香港自由新聞. 2016-07-2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45. ^ 45.0 45.1 青年新政:立會選舉不會與本民前撞區出選. now新聞. 2016-03-0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46. ^ 黃台仰將赴印度出席達賴喇嘛活動:「想識下啲真分離分子」. 本土新聞. 2016-03-22 [2019-07-23] (繁体中文). 
  47. ^ 黃台仰申請印度簽證無故被拒 可能無法出席達賴主辦青年領袖研習營. 本土新聞. 2016-04-2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0) (繁体中文). 
  48. ^ 印度不發簽證 黃台仰周永康均未能赴印度參加達賴活動. 本土新聞. 2016-05-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04) (繁体中文). 
  49. ^ 獨家:60民間人士與達賴會面 梁天琦說機會難得(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 2016-04-2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繁体中文). 
  50. ^ 達賴喇嘛晤梁天琦兩小時冀港人堅毅勿放棄. 《蘋果日報》. 2016-04-30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繁体中文). 
  51. ^ 51.0 51.1 鄧子盈. 【立會選戰】確認書法律基礎成疑 難取消參選人資格. 香港01. 2016-07-2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7) (繁体中文). 
  52. ^ 野嶋剛. 立法会選挙と香港の未来:香港政治が専門の立教大学准教授倉田徹さんに聞く. 日本網. 2016-09-02 [2019-07-23] (日语). 
  53. ^ 53.0 53.1 53.2 梁天琦指當選目標較手段重要 回覆選舉主任:不會續推港獨 真誠擁護《基本法》. 立場新聞. 2016-07-2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4) (繁体中文). 
  54. ^ Kris Cheng. Election officials email more pro-independence LegCo candidates asking about political stance. 香港自由新聞. 2016-07-26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55. ^ 55.0 55.1 Kris Cheng. Edward Leung has not genuinely switched from pro-independence stance, says election official. 香港自由新聞. 2016-08-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2) (英语). 
  56. ^ 56.0 56.1 Eddie Lee和Owen Fung. Setback to legal challenge against new Hong Kong election rule. 《南華早報》. 2016-08-0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57. ^ 梁天琦簽確認書否認推港獨 坦承為能參選 務求不留把柄.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7-2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58. ^ Emily Tsang和Elizabeth Cheung. Hong Kong National Party convenor disqualified from running in Legislative Council polls. 《南華早報》. 2016-07-30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59. ^ Owen Fung. Hong Kong localist gives in to election rule while others stick to their guns and are cleared to run. 《南華早報》. 2016-07-2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60. ^ 60.0 60.1 Joyce Ng. Lawyers question power of returning officers to disqualify Hong Kong poll candidates. 《南華早報》. 2016-08-03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61. ^ Kris Cheng. The comeback kids: From district council election losers to Hong Kong lawmakers in 10 months. 香港自由新聞. 2016-09-0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62. ^ 梁天琦遭選管會 取消參選資格. 立場新聞. 2016-08-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63. ^ 63.0 63.1 Joyce Ng、Tony Cheung和Owen Fung. ‘Accept Hong Kong is part of China or you can’t run in Legco elections’. 《南華早報》. 2016-08-0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3) (英语). 
  64. ^ 64.0 64.1 梁天琦擬提選舉呈請 若勝訴或將觸發重選 聆訊期間不礙立會運作. 立場新聞. 2016-09-06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03) (繁体中文). 
  65. ^ 【選管會通知全文】禁梁天琦參選 選舉主任:不信真正改變了主張港獨立場. 立場新聞. 2016-08-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9) (繁体中文). 
  66. ^ 共同通訊社. 有力候補を「香港独立派」と選管が不受理「中国共産党下に民主主義はない」. 《產經新聞》. 2018-08-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日语). 
  67. ^ 湯惠芸. 香港萬人遊行聲援被改判監禁的學生領袖及示威者. 美國之音. 2017-08-2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68. ^ 68.0 68.1 FB刪被「阿爺嘅」跟蹤短片 梁天琦再上載 遭FB禁止發帖. 立場新聞. 2016-08-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8) (繁体中文). 
  69. ^ 梁天琦指遭黑車跟蹤1個月 對方自稱「阿爺嘅」. 《蘋果日報》. 2016-08-08 [2019-07-23] (繁体中文). 
  70. ^ 梁天琦太古站涉打架. 《東方日報》. 2016-08-1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2) (繁体中文). 
  71. ^ 71.0 71.1 【蘋民直擊】【足本字幕】梁天琦被狗仔隊跟 太古站與人打鬥. 《蘋果日報》. 2016-08-14 [2019-07-23] (繁体中文). 
  72. ^ 梁天琦斥被挑釁 左報狗仔隊晚上先發制人報警稱被襲. 《蘋果日報》. 2016-08-14 [2019-07-23] (繁体中文). 
  73. ^ 港獨、藏獨合流?港媒如此觀察…. 《自由時報》. 2016-08-14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3) (繁体中文). 
  74. ^ Eddie Lee. Hong Kong independence advocate Edward Leung files legal petition over Legco elections ban. 《南華早報》. 2016-10-07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75. ^ 勞東來和羅日昇. 旺角騷亂 黃台仰梁天琦轉高院審. 《蘋果日報》. 2016-06-2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76. ^ 梁天琦退出本民前 青政否認戰補選. 《明報》. 2017-12-1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77. ^ 湯惠芸. 香港旺角衝突案 法庭向黃台仰李東昇發拘捕令. 美國之音. 2017-12-0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78. ^ Venus Wu. Hong Kong pro-independence protest leader appears in court for 'rioting'. 路透社. 2018-01-1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79. ^ 79.0 79.1 79.2 79.3 蘇曉欣、蔡少玲和鄭語霆. 【旺角騷亂】重審梁天琦暴動罪名不成立 「美國隊長」三項罪成還柙. 《蘋果日報》. 2019-03-2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3) (繁体中文). 
  80. ^ 80.0 80.1 【暴動罪審訊】梁天琦認襲警 黃家駒認暴動罪 即時還押. 《明報》. 2018-01-2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81. ^ 81.0 81.1 【暴動罪審訊】梁天琦砵蘭街暴動罪脫 仍須就一暴動一襲警罪服刑. 《明報》. 2019-03-2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7) (繁体中文). 
  82. ^ 82.0 82.1 梁天琦獄中閱沙特劇作《無處可逃》 準備修讀第二個學士學位. 立場新聞. 2018-07-0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2) (繁体中文). 
  83. ^ Chris Lau和Jasmine Siu. Hong Kong independence activist Edward Leung found guilty of rioting but cleared of incitement over Mong Kok unrest. 《南華早報》. 2018-05-1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84. ^ Le chef des indépendantistes de Hongkong condamné à 6 ans de prison. 《時報英语Le Temps》. 2018-06-1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法语). 
  85. ^ 香港独立派の活動家に禁錮6年 2016年の暴動で有罪. 法新社. 2018-06-1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日语). 
  86. ^ 86.0 86.1 朱韻斐. 【梁天琦案】何君堯指咎由自取刑期合適 有理想不代表有免死金牌. 中央通訊社. 2018-06-1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87. ^ 旺暴案:梁天琦判監6年 盧建民囚7年 黃家駒囚3年半. 《東方日報》. 2018-06-1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2) (繁体中文). 
  88. ^ 88.0 88.1 林俊謙. 梁天琦獄中讀第二學位. 《蘋果日報》. 2018-07-0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89. ^ 曾焯文. 梁天琦重審裁決後,十一國議員聯署呼籲改革公安條例(本土新聞曾焯文)11 International Parliamentarians Call for Public Order Ordinance Reform Following Edward Leung Re-trial Verdict (Chapman Chen, Local Press HK). 本土新聞. 2019-03-23 [2019-07-23] (繁体中文). 
  90. ^ 梁天琦眾籌上訴刑期 15分鐘即達標. 明報新聞網. 2019-10-05. 
  91. ^ 梁天琦. 梁天琦的公開信——寫在判刑前. 端傳媒. 2018-06-1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92. ^ 92.0 92.1 92.2 【短片】【新東補選】馬嶽:本土派有市場料更多名單爭泛民票源. 《蘋果日報》. 2016-02-29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93. ^ 93.0 93.1 蔡曉穎. 特寫:為何部分香港年青人支持「港獨」?.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6-09-03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94. ^ 94.0 94.1 94.2 湯惠芸. 香港多個新興政團指港獨是必然趨勢. 美國之音. 2016-05-30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95. ^ 95.0 95.1 95.2 95.3 李雨夢. 《地厚天高》呈現梁天琦非政治化的一面 導演林子穎︰一個尋常Lost in fumes的青春. 《明報周刊》. 2017-12-27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96. ^ 96.0 96.1 96.2 96.3 雖簽確認書仍被拒參選立會,梁天琦指「革命是唯一方法」. 端傳媒. 2016-08-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97. ^ 97.0 97.1 蔡曉穎. BBC中文周末閱讀:中港矛盾催生本土意識.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6-05-06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98. ^ 梁天琦贊成更激進手法 對抗政府不公制度. 巴士的報. 2016-02-1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99. ^ 林嘉瑜. 梁天琦:「沒底線」不代表完全不計較後果. 香港電台. 2016-03-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8) (繁体中文). 
  100. ^ 100.0 100.1 鄭治祖. 梁振英再批梁天琦及《蘋果》. 《文匯報》. 2018-05-2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101. ^ 101.0 101.1 延与光貞. 過激な反中「本土派」勢い 香港議会補選、得票15%超. 《朝日新聞》. 2016-03-0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日语). 
  102. ^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梁天琦︰革命當然是長線的. 明報. 2016-08-14 [2019-08-24] (中文(繁體)‎). 
  103. ^ 赴英大學講學運 梁天琦:要續爭民主才不讓同行者白坐監. 蘋果日報 (香港). 2017-11-09 [2019-08-24] (繁体中文). 
  104. ^ 【梁天琦判囚】 獄中信:在最壞的時代,人的責任更為重要(附全文). 蘋果日報 (香港). 2018-06-11 [2019-08-24] (繁体中文). 
  105. ^ 梁天琦籲港人:勿跟政權賭命. 蘋果日報 (香港). 2019-07-30 [2019-08-24] (中文(繁體)‎). 
  106. ^ 粟井康夫. 香港独立派の出馬認めず 議会選で香港選管. 《日本經濟新聞》. 2016-08-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日语). 
  107. ^ 107.0 107.1 All Around Town: So which Hong Kong politician keeps gunning for losing candidate?. 《南華早報》. 2016-03-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英语). 
  108. ^ 選管會突推「確認書」被忽略了的關鍵一日:7月14的魔鬼細節. 香港01. 2016-07-18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7) (繁体中文). 
  109. ^ James Griffiths. Why is Beijing so scared of this 25-year-old Hong Konger?. 有線電視新聞網. 2016-09-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1) (英语). 
  110. ^ 張謙. 旺角騷亂梁天琦判囚6年 刑期過重引爭議. 中央通訊社. 2018-06-1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7) (繁体中文). 
  111. ^ 【補選之後】《大公報》評論讚梁天琦:思路清楚反應快表達溝通力強 視他可造之材非無因. 《明報》. 2016-03-02 [2019-07-23] (繁体中文). 
  112. ^ 周雪君. 《大公報》:梁天琦有質素 特區政府要認真看待. 關鍵評論網. 2016-03-0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繁体中文). 
  113. ^ 【暴動罪審訊】梁振英:梁天琦罪有應得 籲青年引以為戒 強調不容反國家社會. 《明報》. 2018-05-28 [2019-07-23] (繁体中文). 
  114. ^ 呂麗嬋. 【爆場紀錄片】拆解抑鬱暴食梁天琦 90後港導:這不是社運片是青春片. 《蘋果日報》. 2017-12-04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繁体中文). 
  115. ^ 【專訪】《地厚天高》爆場又如何? 導演林子穎:其實紀錄片好剝削人. 立場新聞. 2017-12-1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8) (繁体中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