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三国志》卷7引《英雄记》:「布见备,甚敬之,谓备曰“我与卿同边地人也。布见关东起兵,欲诛董卓。布杀卓东出,关东诸将无安布者,皆欲杀布耳。”请备于帐中坐床上,令向拜,酌酒饮食,名备为弟。备见布语言无常,外然之而内不说。」可见吕布年龄要大于刘备。刘备出生于161年。
    37 KB(6,241个字) - 2019年9月10日 (二) 12:27
  • ,遂坐法,繫獄中。”徐渭《上鬱心齋書》自言:“頃罹內變,紛受浮言:‘出於忍則入於狂,出於疑則入於矯!’但如以為‘狂’,何不概施于行之人?如以為‘忍’,何不漫加於先棄之?如以為‘多疑’而妄動,則殺人伏法,豈是輕犯之科!如以為‘過矯’而好奇,則蹀血同衾,又豈流芳之事!凡此大凡,雖至愚亦知所避……事難
    8 KB(1,398个字) - 2019年7月29日 (一) 17:23
  • 歌精神;手法則委婉細緻,回環往復,是描寫男女愛情和遊子思題材的箇中能手。 代表曹丕诗歌最高成就的《燕歌行》,据考写于建安十二年曹操北征三郡乌桓期间,采用乐府体裁,开创性地以句句用韵的七言诗形式写作,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七言诗。《燕歌行》从“思”的角度,反映了东汉末年战乱流离的现状,表达出被迫分离的
    40 KB(6,589个字) - 2019年9月3日 (二) 09:27
  • 處》,叫許毅源「不要當《海鷗飛處》的朱詩堯」。其中「朱詩堯」(瓊瑤小說《在水一方》男主角)為「歐世澈」(《海鷗飛處》男主角)之誤。另外,孫家的《瓊瑤全集》是1993年版,與劇中設定的年份不符。 在第21集中,《六燈獎》節目名稱字卡的旁白,並非當時中視節目名稱字卡旁白固定格式「請觀賞:《六燈獎》」,而
    49 KB(2,806个字) - 2019年9月14日 (六) 20:04
  • ISBN 0-7503-0620-3.  Li Qingzhao. NASA.  徐北文主编 《李清照全集评注》济南出版社 ISBN 978-7-80572-410-2/I 李清照詞欣賞 王光前 著 書樓出版社 李清照 (电影) 谢芳 饰 清风明月佳人 韩再芬 饰 (法)OEUVRES POETIQUES COMPLETES
    17 KB(2,622个字) - 2019年8月8日 (四) 19:43
  • 大军师司马懿 (分类與維基數據相同的豆瓣电影模板)
    (繁体中文)《軍師聯盟》 中視 (日文)三国志~司馬懿 軍師連盟~ WOWOW (韓文)사마의 : 미완의 책사 中華TV 豆瓣电影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資料 (简体中文) 豆瓣电影上《虎啸龙吟》的資料 (简体中文) 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上《大军师司马懿》的资料(英文)
    84 KB(1,879个字) - 2019年9月11日 (三) 12:10
  • 是南方庄园主的典型,其家族史是一部浓缩的旧南方历史。 南方传统对女性采取严厉的压制。《没有被征服的》中的德鲁西娜热心参战,结果被母亲和许多人斥为不守妇道。《押沙龙,押沙龙!》中的罗沙关心姐姐却被父亲所锁在家里,将幻想寄托在萨德本身上希望得到幸福,也最终破灭。贞操也是旧传统中过分强调的内容,福克纳对于
    94 KB(16,917个字) - 2019年8月10日 (六) 05:16
  • 直到去世几周前,维克多·雨果风流不断,以至于他的传记人给不出一部完整的花边合辑。他利用自己的名望、财富和权力随心所欲地沾花惹草,无论是交际花、演员、妓女、真心仰慕者、少、中年妇女、女仆或是像的路易斯·米歇尔革命家。雨果是个书写狂和色情狂,像塞缪尔·皮普斯,他使用自己独创的代码系统记录以掩人耳目。例如,他用拉丁语缩写(osc
    58 KB(7,511个字) - 2019年9月14日 (六) 05:39
  • 春社期间,楚人携带干粮,到野外嬉游:105。 在《周礼·地宫·媒氏》中也记载:“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之无夫家者而会之。”表明在当时官府下令强制成年男女参加在仲春举行的桑林大会,甚至给予“奔者不禁”的法律保护:105。
    92 KB(16,358个字) - 2019年9月16日 (一) 08:44

来自姊妹项目的结果

  •   七日晴。下午还湖风书店校稿。夜同广平往奥迪安观电影。雾。   八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得《世界裸体全集》(六)、《书全集》(三)各一本,共泉九元四角。得大江书店信。   九日晴。下午得小峰信并九月份版税四百。夜邀王蕴如、三弟及广平同往国民大戏院观《南极探险》电影。小雨,大风。   十日晴,风。无事。
  • (台灣)應該趁機取利,沒什麼忍不忍的問題。有好處,才忍。沒好處,忍什麼? 十年前,《李敖大全集》在北京出版時,被刪掉一百三十萬字;現在新版的,全部恢復。我還是我,文章還是那些文章。十年,它想通了。我的精神文明,為什麼要由它來決定?共產黨憑什麼可以指導我?美國的宣傳,靠的是好萊塢電影,而不是美國政府,不是美國的「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